重装机兵专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27|回复: 4

[小说文字] MM3短篇小说——《艾尔特之死》

[复制链接]

3

主题

22

帖子

61

积分

菜鸟猎人

Rank: 1

威望
9
资金
59
悬赏度
0
发表于 2021-1-5 23: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无限的轨道,指引着无尽的荒野。
        已经废弃多年的铁路,在最后一趟通往冥界的列车离开后,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中显得分外孤独。
        多拉姆坎已经沿着这条残破的铁路走了两天——沿着铁路的痕迹走总能找到城市,这是在外漂泊的猎人的常识。虽然没人会去理会其中的原理,但事实证明这确实是活人流传下来的经验之谈。
        就在多拉姆坎仔细寻找着城市或聚落的踪迹时,突然眼前红光一闪——一团火焰迎面飞来。
        多拉姆坎反射性地往左边一倒,同时掏出了附有蜈蚣特征的马格南手枪,在倒地的过程中锁定了前方沙坑里的一个多脚汽油桶,虽然一瞬间似乎看到那个绿色汽油桶下方除了一般的支撑传动脚架之外还有两根白色的东西,但来不及细想,多拉姆坎迅速地瞄准并射击,随后落地一个翻滚起身迅速调整好姿态,准备应对可能到来的下一波攻击。
        汽油桶被击穿了,发出一声脆响,但奇怪的是它并没有爆炸。
        “或许是刚才喷火时把剩余的油量用光了”多拉姆坎心想。快速地确定了周围没有其他怪物,多拉姆坎把视线又集中回了绿油桶上。
        随着眼球转动,视线注意力落到绿油桶上的那一瞬间,多拉姆坎突然感觉心脏猛地一跳,脑袋和后背一阵发毛——只见那油桶被击穿的孔口,流出了大片鲜红的血液。



        汽油桶流血了。
        虽然时常能看到这种油桶怪摇着六条腿像蜘蛛(或者说像螃蟹)一样爬来爬去,有时甚至还蹦蹦跳跳的。但就和它看上去那样,实际上它只是一个装着三对脚架的汽油桶罢了,全靠电能驱动机械腿运行,绝非生物。而它流血了。
        当一种不合常理的现象,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突兀地展现在人的面前时,对于有思维的人来说,这是对理性的一种挑战。就像往一段正在运作的代码中加入了几个外星语一般,大脑崩溃了。此时人已经失去了正常的连续的思维,每一道思维都仿佛在没有连通的电路中乱窜,无法前进只能互相碰撞发出哀嚎。除了大脑以冷颤和肌肉僵硬的方式发出警告以外,人就像是失去了地面的约束一般,脱离了常规世界,只被这种不合理的现象所吸引,任由着它拉扯着自己。
        就是在这样一种混乱的状态下,多拉姆坎走到了汽油桶前。在这一过程中,他已经不得已地认识到了——之前看到的白色,是一双高跟鞋。
        在一阵头皮发麻之中,多拉姆坎扯开了汽油桶的铁皮,在汽油桶之中,一名女子以一种奇怪而又扭曲的姿势蜷缩在其中。
        那看起来就像是被人给硬塞了进去。


        “呜额……”多拉姆坎用力把这个人从油桶中扯出来时,一阵痛苦的呻吟从她口中传了出来。
        还活着!子弹似乎是穿过油桶打中了腹部,渲染了大片的血红,但没有立刻致死。
多拉姆坎左手扶着她坐在地上,右手赶紧在身上搜寻着药品,把找到的参丸,能量饮料都倒进了她的嘴里。
        “够了……”女子艰难地举起了左手,搭在了正在给她喂药的多拉姆坎的右手上。“别浪费了药了……我已经要死了。”
        “坚持住。告诉我最近的城镇在哪,我带你去找医生。”多拉姆坎强行把能量胶囊放进她的嘴里,然后抱起她站了起来。看着她奄奄一息瘫倒在自己怀中的模样,多拉姆坎不由得感到一阵自责。
        “顺着铁路往前……看到大石柱左转……走过去……”
        “我马上带你过去。”说着,多拉姆坎跑了起来。现在他并不在意她是谁,她为什么会在油桶里,油桶这样是怎么喷火的等等等等。
        他只是想要挽回这个被自己伤害了的生命。
        “我……就要死了吗……”女子的低语使多拉姆坎低下了头。
        夕阳灼灼,映照着女子清瘦的脸庞。滚滚落日,伴随着飘扬的黄沙一道远去。夕阳渐沉的感觉弥漫在多拉姆坎的心中。生命与夕阳的消逝,使他感到苦闷。这种沉闷孤寂的意境,唤醒了他心中的孤独,好像自己的身体被飞舞的沙尘带走了,不再是自己的自己,看着渺小的自己与夕阳一同消融,慢慢变成大地上的一片黑影。
        “弟弟妹妹还在家饿着,病着……我却是这么一副模样死在野外……”她在多拉姆坎怀里轻轻地说着。
        但多拉姆坎只是沉默。他该做什么?是和她说话让她保持意识?还是让她不要说话保存体力?他不知道。
        “从小到大,就没做过什么想做的事……也没做过什么好事……如今就连弟弟妹妹都照顾不好……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啊?”
        是啊,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啊。
        她流泪了,而他也模糊了视野。悲伤的情绪在空气中蔓延,泪水就像失血一样流着,就像是只要还有一点力气,泪水就不会停止。
        多拉姆坎抱着怀里的人在荒漠里奔跑着,无法言喻的伤感和苦闷充斥在脑海里和心里,驱动着他加快脚步。
        夕阳最后的余晖洒在她的脸庞上,多拉姆坎眼睁睁地看着她闭上了双眼,停止了生命。
        “唔啊!!!!!”情绪冲破了脑门,多拉姆坎惨叫了出来。空荡荡的荒漠里,只有他的叫声,微微的回响着。

        来到镇上,已是夜幕沉沉。
        街上已是灯火阑珊,了无人影。隐隐的几点油灯的光亮从窗台漏出,照不亮黯淡的路灯下隐约的台阶——而这路灯,也是偶尔一处旅社门前才有的。反倒是房屋稀疏的小路,在敞亮的月光之下更加清晰。
        很快多拉姆坎便找到了镇上的医院。此时的医院非常安静,大厅里只有一个正借着电灯光看书的护士。
        “医生,请你救救她吧。”多拉姆坎几乎是跑过去的。
        护士抬起了头,看了一眼他怀中的人,又用湛蓝的双眸打量了多拉姆坎一下,忍不住用手抓住了自己淡蓝色的头发,撑着脑袋叹了口气。
        “没救了。”语气中似乎有一点不耐烦与苦恼。
        “怎么就没救了!”心中的希望被简单的三个字破碎,多拉姆坎忍不住有些发怒。
        小护士双手抱胸,头偏到了一边去,有些冷淡地说:“谁知道呢。”
        冷漠。多拉姆坎想着。走出医院,多拉姆坎抱着僵硬的尸体走在街上,只觉得10月的夜晚,空气竟是如此的冰冷!
        幸运的是,走出医院刚好就遇到了一个认识这名女子的人,原来这女子叫艾尔特,是不久前和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一起搬过来的。找到了她的家,弟弟妹妹们跑过来哭得很伤心。破烂的房屋里只有一片幽幽的月光,让多拉姆坎心里堵得慌。
        “姐姐……呜呜……姐姐……”
       孩子们的哭声总是容易让人心碎的。多拉姆坎看着他们围成一团紧紧相依的样子,直觉得从屋顶破洞上投射而下的月光照得他背脊发寒。
        人间有味是清欢,最是失意为不得。他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才能让他们今后的人生不只是伤痛?
        却正应了那句“屋漏偏逢连夜雨”,偏偏这时催债的找上门来了。多拉姆坎想不了其他,只是以身上的物当堪堪凑够了还款。
        艾尔特死了,讨债的走了,但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我去取一下赏金,然后就有钱花了。你们等我一下,要好好的。”多拉姆坎抚摸了小孩的头,见他点头,就离开屋子直奔猎人公会去了。



2
       “就算你说你打倒了冥界列车,我们也不能一下子就把赏金给你呀。”猎人工会的老头子扶了扶绿帽子,用藏在帽檐下的双眼打量着多拉姆坎。
       “年轻人这么焦急,是赶着去赌钱吗?赌博可不好,那和送钱没什么区别。可别最后等到钱被骗个精光再来后悔。”
       多拉姆坎不得不向这个说话找不着北的癫老头事无巨细地讲起了讨伐冥界列车的事,从在莫里港第一次听到冥界列车的威名,到后面怎么在岔路镇收集情报,怎么到铁片镇整备战车和装备,一直讲到战斗结束后战车被打个稀巴烂,并且被他越修越烂,最后不得不走回城镇。多拉姆坎甚至怀疑,这老头接下来就要连他换了几次内裤,上了几次厕所都要问出来了。
    正当多拉姆坎讲到沿着铁路走了两天,即将遇到艾尔特的时候,老头却摆摆手:“老东西不中用了,先去睡了,换个年轻人来给你办理吧。”
      换来的年轻人几下就把手续给办完了。
      多拉姆坎走出猎人工会,站在门口吸了一口冷气,突然发现自己冷静下来了。就像是之前的都不是平时的自己,只是顺着一种感觉一种氛围在行动。就像嫩草在春风中发芽一般,那是一种换任何人上,都会产生同一种结果的,不与个性交互的氛围。
      街上静悄悄的,只有靴子叩击在碎石地板上的声音一下又一下地响着。
      为什么野外会有一个塞着人的油桶?
      多拉姆坎也在想着。
      记忆中的神态,不似想象中那么真切,却又更加真实了。
      走回艾尔特的小屋,推开门,里面已是人去楼空,仿佛这里从来都没有住过人一般。
      就像一场夜半时分惊醒的梦。
      多拉姆坎叹了口气,转身去酒吧了。


      无论什么时间,酒吧总是热闹非凡。
      也许就算到了世界的尽头,人也总是会闹哄哄地聚在一起吧。
      多拉姆坎坐上吧台,要了一杯死亡摇滚。一旁坐着的男人沉默地酗着酒,后面的圆桌上三三两两的人兴高采烈地打着牌或是高谈阔论,引得赌博机前发神的人皱眉。而多拉姆坎只是看着酒保配酒。
      分酒器在酒保手中翻转,吸进的是昏黄的灯光,却发散出了五彩的光芒。
      多拉姆坎用手指敲了敲邻座的桌面,酒保便将酒杯放到了那男人的面前。
      酗酒的男子抬起了头,迷茫地看着一旁陌生的男人。
      那陌生男子只是看着他,说:
      “你也赌输了钱吗?”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1221

帖子

3116

积分

灭世主机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威望
119
资金
650
悬赏度
66600
发表于 2021-1-6 09:0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挺惨的,但我想起了《僵尸之地》里的比尔·默瑞装成僵尸去和主角玩却被一枪打死的搞笑段子了……
本论坛没有民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2

帖子

61

积分

菜鸟猎人

Rank: 1

威望
9
资金
59
悬赏度
0
 楼主| 发表于 2021-1-6 12:22: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浩鼠 发表于 2021-1-6 09:05
本来挺惨的,但我想起了《僵尸之地》里的比尔·默瑞装成僵尸去和主角玩却被一枪打死的搞笑段子了……

这篇文也算是搞笑文,主角被女艺术家一波玩偶装艺术+装死骗感情骗钱。我倒是想写出读者看着主角被骗得惨兮兮,又觉得煽情又觉得好笑的感觉,但感觉特征写得不太明显,不容易一眼就看出女艺术家的骗子身份。要是游戏里有女艺术家的默认名就好了,那会让我写得顺手一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64

帖子

223

积分

冒险记录者

Rank: 7Rank: 7Rank: 7

威望
33
资金
946
悬赏度
0
发表于 2021-1-26 12:26: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66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装机兵专题论坛  

GMT+8, 2021-10-18 09:46 , Processed in 0.151849 second(s), 4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