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专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18|回复: 2

[小说文字] 【2R短篇同人小说】熄灭的火

[复制链接]

1

主题

17

帖子

38

积分

菜鸟猎人

Rank: 1

威望
0
资金
51
悬赏度
0
发表于 2019-4-1 12:38: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萌新第一次发帖,有点小紧张
——————————————
熄灭的火
前——病中呓语
       人的一生有多少悔恨?
       没人想听我年少时候的缺智事宜,我也不想大肆宣扬曾经的天真与傲慢——比起这些更重要的是直接导致令人悔恨的结果的事情。
       但每次失去的时候,总是免不了失魂落魄甚至心力交瘁,一不留神就总是想起曾经每一丝悔恨的瞬间。没完没了地想着,好似每一个过去的自己都回到了自己的体内,不由得失神落寞了起来。
       人言病由心生,人的神经情绪过于低落会更容易患病。虽然一般是倾向于认为情绪低落时身体对外界变化的反应会变得迟钝,从而容易生病。但也许这也是一种身体的自我保护吧:
       如果身体与脑袋的疼痛信号更多地充斥于大脑,那么烦恼的时间不也就减少了么?
       如果可以后悔的话,人生一定是一盘下不完的棋——病痛中的我,不知怎的突然想到了这句话。

中——燃烬
       睁开眼睛时,看到一个大眼睛正盯着我。
       “爷爷!她醒了!”然后它跑掉了。
       我失神地盯着面前,不知道在看哪里。
       一阵嘈杂后,一个老人站在了面前,说:“怎么样了?”
       安静了半晌,好像他是在问我。
       “卧鹅——”开口一瞬之后,我闭上了嘴。虽然自己的声音变形得让人吃惊,但受了这么重的伤——
       “玛丽亚!玛丽亚呢?”我突然想起来了。
       “只有你还活着……你一定要活下来”老人突然低头流了泪。
       我两手撑着床想起身,但浑身都没有动,传来的只有一阵刺痛。
       我意识模糊,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然后几天过去了。
       身体逐渐恢复,我也渐渐地清醒了。
       我知道,玛丽亚保护了我。所以我没有全身大面积严重烧伤,主要是四肢烧伤比较严重。也多亏了治疗及时和奈鲁一家的照顾,我才能幸存下来。据说,我一直在发着高烧,躺了三天才醒过来。还听说,镇子里的年轻人都被掠夺者抓走了。我就只是躺着,听着他们对着我,或者对着彼此说着这些话。我没有张口说话,也不知道能不能说出话。
       我就这样终日地躺着,白天往往我都在睡觉,或者迷迷糊糊地躺着,或许是因为伊莉特照顾地我很舒服,也或许是因为我晚上睡不着。
       每天晚上,我头痛,手痛,背痛,腿痛……或者说我浑身就没有不痛的。我脑袋没压着枕头的部分痛,压着枕头的部分更痛。我的体重落在我的背上和屁股上,把他们压在床板上,让我的每一寸皮肤都酸痛不已,承受不住。我的手脚无力又疼痛,不管把它们怎么摆放,结果都是让人难受。
       我感觉全身都承受不住——每一刻,我都觉得下一秒我将承受不住,我会夺门而出,我会趴倒在地,我会使劲把我的脑袋往一旁撞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漫长得像是一只鸟儿终于从枝头离去,我忍不住去掐我的腿,去触碰我的伤口,想要让这疼痛暂时赶走那令人崩溃的酸痛。
        终于,屋外有人轻敲锣鼓——一个时辰过去了。

后——伤逝
       几天过去了,我的伤口已经结疤,病情也好了不少。正巧今天是个少见的阴凉的日子,我便想要去屋外透透气。
       我披上借来的长外套,盖住把我如同木乃伊一般裹紧全身的绷带。
       套上鞋子,站在直梯前面,深吸一口气,然后赶在力气耗尽之前下到了一楼。
       靠着墙休息了一下,我赶紧走到屋外,在门口找到一张长椅坐了下来。
       忙碌的人们在我面前奔走着,有的人愁眉苦脸地清理着残破的街区,有的人喊着口号,三三两两地搬运着各种建材和物资。
       我想起了玛丽亚。以前似乎也是这样的天气,我和玛丽亚在阿梓莎一起搬着一袋又一袋的米,她总是在前面等着我,然后催促我:快点,快点!天要黑了!
       如今的玛多已经彻底变了样,所能看到的,是和我十几天前第一次来完全不一样的废墟与焦楼。
       我靠在椅子里,有一种迷路的感觉。所有熟悉的东西都消失了,我就像落入了一个没有地标的迷宫,回过神来,已经不知何去何从。
       又想起了小时候,我一个人去山里采花。下午回去的时候,村子变成了空无一人的废墟。我就如同一个傻子一样,呆呆地站着。当时我想了些什么呢?现在想来,我只是想哭吧。
       快要入夜时一辆摩托飞驰了过来,玛丽亚找到了我,对我说,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我当时只是听着,后来才后知后觉地明白,我的亲人,我的朋友,熟悉的小屋和村里的小狗都回不来了。
       我不可自拔地陷入了回忆之中,那些这几天来被我拒绝的每一天向我袭来,曾经温暖了我的心灵,如今又如同野狗般啃噬着我。
       当施工的巨响将我惊醒时,我才发现我已泪眼模糊。我慌张地用裹着纱布的手擦了两下眼睛,踉踉跄跄地跑回了屋子。
       伊莉特还没回来,我感觉背上有些发冷,于是缩回了床上。
       短暂的阴天过去,酷暑来了。
       在这最为躁热的三伏天里,玛多的人们忙着重建家园,而我……
       我只是大病了一场。


末——死灰
       又是几天过去了,我乏力地靠着墙坐在桌边,一口一口地喝着药水。因为腰上使不上劲,我就把手撑在桌子上,肩膀靠在墙上,这样我的腰就不需要承受太多力。但四肢也感觉酸软无力,脑袋也有点晕,这么坐着也说不上舒服。待会儿去躺一会儿吧——但躺着也不舒服。
       就这样,在我以为我的病永远不会好时,突然听说奈鲁去了厄尔尼诺。听说他是半夜坐商队的车去的,为了买一些用来修车的零件。
       厄尔尼诺我是知道的。不久前我和玛丽亚来玛多的路上就经过了厄尔尼诺,但我们并没有进城,而是直接来到了玛多。
       玛丽亚说那座城市已经完全被掠夺者侵蚀了……
       我很担心奈鲁的安全,虽然掠夺者并不会对旅行商人下毒手,但那是为了圈养他们,榨取他们的金钱。如果不能给他们足够的金钱,难保会受到怎样的对待。
       在我又一次失去一切以后,是玛多的人们救了我。我喜欢奈鲁一家人,他们照顾我,给了我温暖,这个车库亲切得就像我的家一样。
       我决定去厄尔尼诺找他。虽然我消灭不了那里的掠夺者,但我想保护他,想保护这个烈火刚刚熄灭的城市里幸福的家庭。
       玛丽亚教给我的战斗技巧我都还记得清清楚楚,我还能战斗。我甚至觉得身子一热,手脚腰上突然又有了力。
       一切决定,我扯下脸上的绷带,套上长靴,取出我的小刀挂在腰间,穿上长外套后就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玛多。
       古人总是要一边诵读诗歌,一边引剑自刎。而我却径直地走进了沙漠。病痛已散,如果让我闲着,让回忆与悔恨充满我的脑袋,那么吞枪自尽一定会让我更好受一点。所以我走了,这就是我手枪与子弹的替代品。
       又是顶上夕阳,两下苍茫。等到夕阳散尽,这片大地就只剩一片燃尽的死灰了吧。但如果我追寻那夜空中的繁星,可以找到黎明,再次燃烧起来,照亮天边吗?
       风沙吹过,一串脚印在这罪恶的荒野中渐渐隐去。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90

帖子

803

积分

半熟猎人

Rank: 3Rank: 3

威望
218
资金
3118236
悬赏度
0
发表于 2019-4-1 14: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1188

帖子

2819

积分

灭世主机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威望
57
资金
227
悬赏度
66600
发表于 2019-4-1 14: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还差不多嘛~
本论坛没有民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装机兵专题论坛  

GMT+8, 2019-12-9 01:16 , Processed in 0.141206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