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机兵专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02|回复: 9

[小说文字] 沉舟者游骑兵(不定时更新

[复制链接]

3

主题

57

帖子

200

积分

冒险记录者

Rank: 7Rank: 7Rank: 7

威望
28
资金
890
悬赏度
0
发表于 2018-10-31 15: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晨钟暮鼓 于 2018-12-31 20:29 编辑

“自负、傲慢、愚蠢、卑鄙、恶劣、虚伪、无知……就是因为你们这群下等的生物,地球才会变成这样!去死吧!人类!”毫无感情的机器杀手竟然发出充满愤激的怒吼,手腕一折,变成了一个炮口,“轰!”微型导弹挣脱了臂炮的束缚,拖着刺目的焰光飞向惊惧的人群。

故事开始于在钢之季节很多很多年后,为了防止主机诺亚再度复苏,雷班纳之子成立了‘沉舟者’组织。‘沉舟者’由当时最负盛名的几位赏金猎人领导,目的是在世界各地粉碎‘诺亚军团’妄图复苏主机的阴谋。组织领袖从‘毁灭者’手上夺走了‘诺亚之匙’,在水之都乘船准备送往研究所彻底毁灭。沙漠里猎人团牵制住了‘魔蝶要塞’,“诺亚军团”的‘杀戮者’乘坐鲨鱼潜艇追击团长。团长带领部下在运输船上迎击,不仅击沉了潜艇,还摧毁了‘杀戮者’。而在众人以为胜利之际,‘毁灭者’突然乘坐U型鲨鱼潜艇从水底冲出。‘毁灭者’在炮舰上大开杀戒,运输船上的人都惨遭杀害,连同亚伦的父母。幸存的亚伦加入了人类反抗军,为了寻找“毁灭者”而战斗……

这是个老套的复仇自毁的故事……更新看心情吧


       第一章  不速之客(上)

凌晨五点,大运河,暴雨前夕。

漆黑如墨的云层里隐有闪电纵横,刺破天际的电光仿佛瞬时照耀了整个世界,紧接着传来了一阵阵撼动大地的惊雷。撕裂夜幕的闪电照亮了一个挺拔消瘦的身影,这人轻轻地抚摸着藏在口袋里的钻戒,锐利的目光透过护目镜眺望着摇曳起伏的水面,似乎在搜寻什么目标。

“约翰,都快天亮还不回去睡觉?”他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柔媚的声音。

约翰回头看去,一个身姿窈窕的金发女郎提着酒瓶走到了他身旁,“你最喜欢的伏特加,来!”

约翰笑了笑,接过酒瓶牛饮了一口,“你怎么也跑出来了?”

“我睡不着,”金发女郎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忧色,“总感觉……有些不安。”

“‘猎狐’黛西也有害怕的时候?”约翰说,“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难道还会因为送一件东西出事情吗?别瞎想了。”

黛西莞尔一笑,抢过酒瓶喝了一口,她没注意到旁边这个男人的眼神有些古怪。

“黛西…”约翰的声音有些激动,手掌紧紧地捏着钻戒。

“嗯?”黛西听出了约翰有些不同寻常,心底有些紧张又有些期盼,一双眸子忍不住向他看去。

约翰仿佛是做了某种决定,眼神闪过一抹坚决,不顾一切地说出了那句话。

“这次任务完成后,我……我们就结婚吧!”

约翰声音压得很低,但说出了这一句话的时候,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黛西愕然地望着约翰。

“这些年来,实在是够了!”约翰攥紧拳头,声音有些低沉,“我不想再过刀口舔血的生活了!我真的腻了!”

他缓缓从口袋拿出钻戒,单膝跪在黛西身前,肃然道:“黛西,你愿不愿意……”话音未落忽然传来一阵悠扬的音乐,二人均是一愣,转头看向后方,甲板的集装箱走出了一个少年。

少年捧着八音盒,洒脱地走到二人面前,笑容灿烂:“音乐很合适嘛,两位请继续。”八音盒放出的《婚礼进行曲》远比不上留声机的效果,而约翰和黛西听在耳畔,节奏依次循序,独有一种戚戚相应于心的感觉,轻松、愉悦,还有幸福。

“亚伦?”约翰看清了少年脸容,“是你小子……”那名叫作‘亚伦’的少年吐了吐舌头,然后扭头看向其他地方。

“求婚,”黛西忽然说话了,“你真的要向我求婚么?”

“嗯!”

黛西怔怔地看着约翰,幽幽叹了口气:“你…你是认真的吗?”

约翰微笑着,轻轻地牵起黛西的左手吻了一下,“当然,你知道的!”

黛西双颊晕红,妙目满是幸福的喜悦,蚊吟似的“嗯”了一声。约翰听到心上人的答复,心头猛地一热,双臂一张,紧紧把她搂住。

“你是什么时候买的戒指?”

“半年前,我一直都不敢让你知道……”

“哇,你们俩真是把我当透明的啊,”亚伦笑嘻嘻打断了二人,“算了,我就不妨碍你们了,我先回……”

他接下来的话还没有说完,船体倏然一震,仿佛是撞到了什么暗礁,右倾欲倒,亚伦猝不及防,吓得哇哇大叫,撞在了护栏边,整个人向河里摔去。

约翰眼疾手快,纵身弹跃而出,一把抓住了亚伦的肩膀,一手抓住护栏,借着船体摇晃的余势,灵猴似的跳上了甲板。

“小心后面!”黛西双眸闪过惊骇之色,只见一道红光撕裂了夜幕,笔直地向约翰和亚伦冲去。

约翰心中一凛,下意识按着亚伦一起卧倒,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火光冲天,残片四射,船体被炸出了一个窟窿。

击中船体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炮弹,金属材质的船体竟从破损处燃起了熊熊火焰。灼热的气浪随着微风吹来,亚伦顿感有一种置身火炉的感觉,一股刺激性极强的异味充斥着鼻腔,被呛得咳嗽连连,眼泪鼻涕都呛了出来。

亚伦正想问怎么回事,但转念一想,这种被攻击的突发事态,除了被坏蛋袭击之外还有什么能解释的呢?问了也是白问。

他抬头看向已经站起身的约翰,约翰和黛西并立在护栏边,二人不见了平日里的随和、温柔,取而代之的是罕见的凝重,流露出一种沉稳和镇静,给予人莫大的信赖感。

“计划被识破了么?”约翰攥紧拳头,愤恨地望着西边。

亚伦听了不由心中一动,难道这艘船被袭击和约翰先生的委托有关系。

很快,甲板开始闹腾起来了。

船长骂骂咧咧,指派炮手和机枪手在炮塔里待命,并让一些水手去救火,被惊醒的水手们也纷纷拿起消防道具,帮着在船舱破损处救火。

有水手大声叫道:“船长,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登船了!”

“你们几个,带上武器快去看看!”

亚伦听出船长的声音隐隐有些颤抖,但依旧不失冷静,他正想看看船长是什么模样的,耳畔陡然响起几声惨叫,心中吓了一大跳。

整条船原本吵吵嚷嚷的,一听到惨叫声顿时陷入了沉默。

亚伦循声望去,目光透过跃舞的烈焰,他清楚地看到船尾上一个水手的身体被拦腰斩断,鲜血溅涌像是喷泉一般,其他两个水手也被切菜似的腰斩。见到这等惨状,亚伦不由失声惊呼,满脸尽是骇然,其他人顺着亚伦的目光看去,齐齐吓得面如土色。

  一个穿着旧式地球防卫军灰蓝制服,戴着护目镜钢盔的蒙面男人从水手尸体走过,右手提着太刀样式的锯齿长刀。锯齿长刀闪烁着灿然的金辉,刀身、锋刃隐隐能看见有无数的粒子在激荡、在跳跃,很显然,这是高振动粒子刀。以极高频率振动令被切割物从分子层面上剥离的最强白刃战武器,撕裂钢铁就和热刀切奶酪一样轻松。
众人又惊又骇。

   在这文明陷落、资源匮乏的末世时代,世界上拥有这种超级武器的不过寥寥数人,这个蒙面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答案。

  蒙面男人左眼忽然发出一束红光,红光像探照灯打在水手们身上,甲板仿佛被染上了一层猩红,在燃烧的余火辉映下,说不出的诡异。

  红光闪烁不定,众人身影忽明忽暗,亚伦一凛,这家伙……竟然是个机器人!

  ‘大破坏’后,被称为‘诺亚军团’的机器怪物们肆虐世界,相较于人类近乎原始的单兵武装,它们拥有的武器更为先进和强大,高振动粒子刀虽然罕见,但在‘诺亚军团’阵营却也不奇怪。
  
  到访这艘船的不速之客,他是人类的死敌‘诺亚军团’里屈指可数的试作型机器战士,全身采用罕见的高性能合金制造,即使是核聚变打击也未必能瞬间抹杀,以微型核反应堆驱动,有远远超越人类的力量和速度。
他的战斗方式迥异常规机器战士,不是使用火力狂暴的科技武器,而是以人类原始的格斗术和剑术进行战斗。

  按说这种近身型战斗的机器人应该比那些浑身都是武器的机器人好对付,但恰恰相反,强横的力量、阴狠的剑术、迅捷的速度再加上卓越的防御力,他能轻易躲过漫天炮火,凭以手中的高振动粒子刀裁纸似的突破机械化部队厚实的装甲,肆意收割军士的生命。

  ‘杀戮者’,人类怀着憎恨和恐惧这么称呼他的。

  ‘杀戮者’身体忽然传出了一阵令人胆寒的电子音:“检测到生命体,人类11。人类,最优先抹杀对象!”

   “人类,你们好!”‘杀戮者’优雅地向众人一鞠躬,“然后,再见!”
  刹那间,黑影如电,粒子刀划出一道金色的圆弧,离他稍近的三个水手身躯被斜切成了两段,霎时鲜血狂喷。
  
  众人悚然,被这残忍的一幕吓得呆在了原地。
  “傻瓜们都愣着干嘛!快反击啊!”船长反应了过来,边跑边拔出手枪向机器杀手射击。

  船长的枪法很好,弹匣里的七颗子弹只有两颗不中,机器杀手是钢铁之躯,一打到身上就四下弹射。

  水手们也反应了过来,快速取下背上的步枪,激啸的子弹交织成一片死神的渔网,向机器人罩去。然而效果甚微,弹幕压制了机器杀手,强猛的冲击力迫得他连连后退,除了撕碎他的衣服和将裸露的金属躯体打出些许痕迹,并未能造成半点实质性的伤害。

  “这…这这里怎么会有机器人!”一个水手牙齿不住地打颤, “它们不是应该被挡在机械坟场吗?什么时候跑到运河里!”
  
  水手们低声咒骂着,枪匣褪下的弹壳抛洒在甲板上发出‘叮叮’的清音,慢慢向后边的船头靠近。
  
  忽听到船长大吼道:“快趴下!”水手们一愣,回头看去,看见一辆坦克的大炮正对着‘杀戮者’校准方位,吓得立即抱头卧倒。

  履带‘咔咔’转动,摩擦着甲板发出了尖锐的声音,坦克的炮塔转向了被打退的‘杀戮者’。主炮的炮管抬起,‘咔啦’机械声顿止,‘杀戮者’仿佛察觉到了危险,低垂的头颅缓缓抬起,眼部的红光照亮了那辆坦克。
  
  ‘杀戮者’眼部侦测器的显示屏中闪烁无数光标,这些光标完全无视了趴在甲板上的水手们,主方框锁定在坦克上,海量数据纷涌而至,飞快分析出了对方意图。
  
  “该次攻击伤害计算预计结果:躲避64%,拦截34%,防御……”侦测数据还未上传完毕立即被打断,‘杀戮者’预警系统轰鸣不已,“侦测到发射的炮……”
  
  “轰!”浓卷的乌云适时闪电照空,白光如昼,仿佛一瞬间照亮了整个世界。沉闷的爆响让所有人感到心脏仿佛要脱膛欲出,血液被震荡得想要炸开,一颗炽烈燃烧的炮弹应声直线射出,掠过的弹道彤红如火,宛如绮丽的彗尾,挟裹着击穿山岳的威能撞在了‘杀戮者’身上。
  
  那枚炮弹还未撞在‘杀戮者’身上,排山倒海的冲击波已将他撞得纸鸢似的飞起,高振动粒子刀也被震得脱手掉落,“呲呲”高振动粒子刀跌落在船舱外沿,锐利无匹的锋刃轻易破入了厚实坚固的船体,而‘杀戮者’则重重地摔进了运河里。
  
  虽然炮弹已经带着‘杀戮者’射出了很远,但空气中依旧弥漫着一股焦灼的热气,而炮弹所过的轨迹更甚,趴在甲板上的水手们背脊仿佛被烙铁烫过一样,哇哇直叫个不停。
  
  “那个机器杀手……”船长缓缓起身,看向烟幕升腾的船尾,“干…干掉了吗?”
  
  一阵轰隆隆巨响,电光闪烁不定,片刻后,天上忽然下起了雨。
  
  水手们纵声欢呼。
  
  “乌拉!”

  “赞美上帝!”

  “真主万岁!”

  信仰虽然繁杂,但劫后余生的幸福却是简单的一致。

“下雨了!这雨下的太是时候了。”

亚伦蹲伏在坦克旁的船舱雨棚下,仍然处于先前的震撼和恐惧之中,被这凉风细雨一吹,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想要站起身来,阵阵冷风挟雨拂过,亚伦这才发现,浑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第二章  不速之客(下)
  
  
  黛西按住了亚伦的肩膀,露出了温柔的微笑,“亚伦,快去躲起来!等我们确认安全前,千万不要胡乱走动哦?”

  黛西的笑容仿佛带有魔力一样,驱散了亚伦心中的恐惧和身体的僵凝,他低声答道:“好…好的。”
  
  黛西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径直走进人群。

  亚伦扶着舱门站起,地狱般的一幕映入眼帘:蒸腾的浓烟扭曲得像哀嚎的怨灵,猩红的鲜血似乎透染了甲板,那些水手残躯断肢还有轻微地颤抖,满含不甘的本能还在与死神作战,似乎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船长和水手都脱下了帽子,站在死去的三个同伴身旁哀悼,这些人脸上满含哀戚悲凉,仿佛和自家人的逝世无分别。

  少年收回目光,打了个冷战,蓦地,一股强烈的呕吐感涌上喉咙,涕泪连连,他捂住嘴巴扭头扑进了船舱。这时候船舱走出了一个人,亚伦重重地撞在那人身上。

  连番的精神冲击剥夺了亚伦绝大部分意志,疲软的身体承受不了这阵冲击往后仰倒,那人身形顿了顿,上前一把抓住了亚伦抱在怀里,亚伦借着黯淡的月光看清了对方的脸。

  “妈妈!”亚伦惊喜地叫了出来。
  
   母亲熟悉温暖的怀抱,真想就这样持续到永远。

   当时的他还不知道,这是母亲最后一次抱他。

   “没有有受伤啊?”索菲亚柔声安慰,上下打量了一下亚伦,悬着的心稍稍落下,“外面发生了什么?”

   索菲亚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想要探头去看,亚伦抱着母亲的手一紧:“妈妈,不要看,有人死了…”亚伦声音带着恐惧,“看了会做噩梦的。”

  “真难看!你个样子像什么话?你还是不是个男子汉!”驻足在舱门里的阴影一步踏出,那是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男人,面色严厉地注视着亚伦,左手肘部以上是钢铁义肢。

   斥责亚伦的男人是亚伦的父亲琼恩,运河西岸的木材商人。琼恩在很多年以前是颇具威名的赏金猎人,拥有不弱于一流猎人的水准。

   身为名望、实力享有盛名的猎人,曾受邀加入世界各方势力联合的钢铁抵抗组织,参与过多次摧垮诺亚军团的作战行动,为守护人类的未来立下了汗马功劳。

   钢铁抵抗组织击退了诺亚军团后,因为利益分配不均陷入了漫长无聊的内斗。琼恩厌倦了与机器的战争,不愿意卷入权力斗争的漩涡,于是拿着丰厚的退伍费和军功赏金来做木材生意,希冀与家人度过平淡温馨的下半生。

   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漫长黑暗而混乱无序的战争结束了,冷血的机器杀手没有夺走他的家人,残酷的黑恶交火也不曾伤到他的家人。他的长子度过了那段最黑暗的时期,最后却在某次难堪的意外中夭折了……

  “爸爸…”亚伦松开了手,往后退了几步,呆呆地看着父亲。

  “偷偷跑出去有勇气,怎么就没有勇气面对危险,”琼恩冷冷说,“害怕是没有用的,我是怎么教你的,都忘了?你都十三岁了还抱着妈妈哭哭啼啼,以后离开我们怎么活?”

  “琼恩,你太过分了,他还是上中学的年纪。”索菲亚愤然道。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十二岁定终身!他都十三岁了还抱着妈妈哭哭啼啼,心这么脆弱,还不都是你给惯的!你忘了那时……”语声戛然而止,琼恩话方出口就后悔了,索菲亚沉默地看着他,眼泪无声地滑过脸颊,混着雨水落下。

   丈夫的兴衰成败、地位高低想对一个女人来说固然重要,但相较而言,似乎孩子才是女人的全部。

   这个残酷破败的世界曾经夺走过她的一个孩子,失去过的人会更珍惜拥有的,索菲亚几乎把所有爱都倾注在亚伦身上,不容他受半点委屈,即使是她的丈夫也丝毫不让。

  琼恩有些不知所措,对着发呆的亚伦使了个眼色,父亲凝视着他,热切的目光里带着一丝恳求。

  亚伦会意,拉住母亲的手,刚要说话,一声尖锐的轰鸣打断了风雨幽会的私语,紧接着发出了骇人的巨响,冲天的火光映红了江河。

  琼恩脸色微变,曾身为在最残酷的战场上生存的老兵,他从爆炸声中和火光判断出了某种极度危险的可能性。

  那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噩梦之一,当然,很快也会成为他的儿子的噩梦。

  爆炸声一止,整个世界都仿佛随之安静下来,就像跌入了深渊,静寂、沉寂、甚至可以说是死寂。

  船长终究是船长,他最快反应了过来,然后怒吼一声,命令连珠炮似的迸出,指挥着水手们严阵以待。

  世界又热闹了起来。

  一阵悠扬空灵的呼唤传入亚伦的耳畔,他强定心神,转头四顾,想寻找发声的根源。

  亚伦本以为只是爆炸声过后,耳膜承受不住产生的幻听,但很快他发现并不是。这声音竟渐渐有了节奏感,时而激昂壮阔,时而深远低沉,时而诡异如晦,时而堂堂如曦。

  声乐变幻莫测,似乎不是人类的乐器所发出来的,而是某种巨大生物意兴盎然的高歌。

  少年听了半晌,惊觉这声音竟然是从水底传来的。某种近乎蛊惑的好奇驱使他一探究竟,父亲却一把抓住了他。

  “亚伦,没听到爆炸吗?快带妈妈进舱房。”

  琼恩将他拉到索菲亚身前,亚伦知道留在这里很危险,也不再说什么,用最乖巧的声音对着母亲说:“妈妈,我们回去吧。”

  “好好。”索菲亚柔和地说,又抬头看了琼恩一眼,意思是‘这事还没完’,拉着儿子走进了舱房。

   看着母子离开的身影,琼恩摇头笑了笑,右手按下钢铁义肢肘部的按钮,“咔哒”一声,特制的微缩机枪从义肢腕部延伸出来。

   “妈妈。”走着走着,亚伦按耐不住内心的奇异感,“水底的声音好奇怪啊,是什么动物再叫吗?”

   “什么声音?你听错了吧,我什么也没听见啊。”

   “怎么可能?现在不还是有吗?”亚伦说着,不由自主地哼出了音律。

    还未走远的琼恩听见了儿子哼的调子,脸色“唰”的就白了,他转身冲到母子身边。

    这个从来不知道害怕的男人,竟用一种惊颤的声音询问亚伦:“你是不是听见了什么……”
   
   亚伦愕然地望着父亲,结结巴巴道:“是是…是啊,你们没听到吗?”

   琼恩终于确定了心中的猜测,怪异而绝望地看着自己的妻儿,那种眼神仿佛是看到了两个脖子被套住了绞绳的死囚,似乎下一瞬间就会被死神夺走宝贵的生命。

   他不再说些什么,粗暴地拉着亚伦往甲板外跑,亚伦几乎是被拖着走的。索菲亚愤怒地上前要制止丈夫的野蛮行径,当她看到琼恩红通通、杀气沉沉的瞳孔时吓得不敢说话。

  “亲爱的,那里有救生船,你带着这小子坐着救生艇快跑…”琼恩不容分说,推着索菲亚和亚伦过去,母子都很诧异地看着他,他蓦大喊一声:“快啊!”

  “到底怎么回事?琼恩。”索菲亚很不满,但还是拉着亚伦往挂着救生船的地方走去,“你必须解释清楚。”

  “快点啊,来不及了!”琼恩话音未落,一道巨大的水柱自视线百米之外的水面陡然飚起,刹那间如雪喷冰扬,亿兆水滴砸落在波澜起伏的水面,犹如一锅被煮沸的开水,热气蒸腾,浓雾密罩。

   水纹翻滚,滔滔不绝地扩散,形成数人高的水浪。水柱层层递增,越喷越高,直往运输船撞来。

   船上惊呼有之,祈祷有之,沉默有之,狂笑有之,咒骂有之,哀叹有之,呆滞有之…

   索菲亚和亚伦震撼地看着这惊世骇俗的一幕,亚伦艰难地咽下恐惧的唾沫,望着沉默的父亲,问出了所有人想问的问题。

  “那是什么东西?”

  “利维坦。”



赶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更新下,即使没人看也能安慰自己今年有写了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1143

帖子

41万

积分

灭世主机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威望
66633
资金
66320
悬赏度
66600
发表于 2018-11-5 16: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写得好,这下我不愁没有东西可pen……不是,可看了。


导弹也有蛋壳?

开篇旁白介绍背景的感觉好像国产动画片

剧情当中忽然穿插旁白解释好像每周都要交给老师的议论文

炮弹前方也有激波(冲击波)的话这炮弹怕是飞不出去多远……

写得不错,背景时间吸引我了,继续
本论坛没有民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57

帖子

200

积分

冒险记录者

Rank: 7Rank: 7Rank: 7

威望
28
资金
890
悬赏度
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6: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浩鼠 发表于 2018-11-5 16:43
写得好写得好,这下我不愁没有东西可pen……不是,可看了。

这玩意还是去年写的稿子,丢在硬盘里一直没半点改(嘴再狠再毒点好伐,这点程度的喷不灵)……当初为了论坛经验,你心里没点数

等等?导弹哪来的弹壳?明明是水手的枪械掉落的弹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1143

帖子

41万

积分

灭世主机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威望
66633
资金
66320
悬赏度
66600
发表于 2018-11-7 09: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晨钟暮鼓 发表于 2018-11-6 16:46
这玩意还是去年写的稿子,丢在硬盘里一直没半点改(嘴再狠再毒点好伐,这点程度的喷不灵)……当初为了论 ...

偷偷修改了来反驳我?
本论坛没有民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57

帖子

200

积分

冒险记录者

Rank: 7Rank: 7Rank: 7

威望
28
资金
890
悬赏度
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5: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浩鼠 发表于 2018-11-7 09:07
偷偷修改了来反驳我?

被你发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2

帖子

265

积分

冒险记录者

Rank: 7Rank: 7Rank: 7

威望
99
资金
1302
悬赏度
0
发表于 2018-12-12 01: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xsw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2

帖子

265

积分

冒险记录者

Rank: 7Rank: 7Rank: 7

威望
99
资金
1302
悬赏度
0
发表于 2018-12-12 01:3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浩鼠 发表于 2018-11-5 16:43
写得好写得好,这下我不愁没有东西可pen……不是,可看了。

没得喷……啊不是,没得看了?难怪来SF看我啊,真是不容易啊,居然没有人写文挨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2

帖子

265

积分

冒险记录者

Rank: 7Rank: 7Rank: 7

威望
99
资金
1302
悬赏度
0
发表于 2018-12-12 01: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浩鼠 发表于 2018-11-5 16:43
写得好写得好,这下我不愁没有东西可pen……不是,可看了。

没得喷……啊不是,没得看了?难怪来SF看我啊,真是不容易啊,居然没有人写文挨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1143

帖子

41万

积分

灭世主机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威望
66633
资金
66320
悬赏度
66600
发表于 2018-12-13 09: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婆娑诃 发表于 2018-12-12 01:39
没得喷……啊不是,没得看了?难怪来SF看我啊,真是不容易啊,居然没有人写文挨喷了

错了,来SF是因为别人写的别的题材的文章拉我去看,顺路而已,恩你这个言而无信不吃翔的家伙!
本论坛没有民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2

帖子

265

积分

冒险记录者

Rank: 7Rank: 7Rank: 7

威望
99
资金
1302
悬赏度
0
发表于 2018-12-15 10:24: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浩鼠 发表于 2018-12-13 09:36
错了,来SF是因为别人写的别的题材的文章拉我去看,顺路而已,恩你这个言而无信不吃翔的家伙!

噫,强行顺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装机兵专题论坛  

GMT+8, 2019-5-24 00:08 , Processed in 0.075863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